导读:销售人员的素质和能力直接关系到销量的情况,在不增加任何销售费用的前提下,只改变销售人员的思维和方法,就能够迅速提高销售成功率,礼品企业不妨直接从此下手。  【中国礼品网讯】随着礼品终端市场竞争的加剧,不少礼品公司正在经历市场的考验。作为生产厂家,礼品企业有责任协助终端销售商解决渠道上下游面临的许多问题,让品牌能够更好地立足于终端。因此,面对未来更激烈的市场竞争,提前做好战略布置和应对计划,就是礼品企业的当务之急。  面对竞争压力,许多礼品企业人开始怀念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只要做生产或销售,就可以轻易实现企业盈利与快速积累;而现在的市场情况下则需要把所有的事都做对,并能把所有的钱都投下去,才有可能成功,如何避免失败成为一件具有重大意义的事。  谁都不可否认,销售人员的素质和能力直接关系到销量的情况,在不增加任何销售费用的前提下,只改变销售人员的思维和方法,就能够迅速提高销售成功率,礼品企业不妨直接从此下手。具体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对战斗于一线的销售人员进行思维方式的培训:  第一,以经营的心态看待每一个顾客、机会、需求、产品和趋势,发掘和延续每一个细节,获得现阶段和未来的销售机会。  第二,从理论和实践的双重角度去解构销售全过程,发现实现销售撮合的规律,通过充分的准备,实现以不变应万变。  第三,通过科学的销售方法,改变传统销售
“重实践,轻理论”的销售观念。  礼品企业要构筑真正完善的营销实践系统,打造真正有智慧的学习型执行力团队,并使团队获得持续提升。为企业产品的终端的传播提供技术支持,通过人与人的传播,提高品牌知名度,延续品牌在终端的传播深度。

导读:电子礼品卡是否为送礼神器?针对“送礼神器”的质疑,某电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电子预付卡本质上只是一种支付手段,发行目的就是拓宽销售渠道,目前主要用于企业福利,个人用户非常少,送礼也并非主流。  【中国礼品网讯】电子礼品卡是否为送礼神器?针对“送礼神器”的质疑,某电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电子预付卡本质上只是一种支付手段,发行目的就是拓宽销售渠道,目前主要用于企业福利,个人用户非常少,送礼也并非主流。除具有实体卡减少现钞使用、便利公众支付、刺激消费等优点外,电子预付卡还为远程采购提供了方便。  王丹(化名)是北京一家民营企业的销售经理,去年在外地出差时,仍然和在京同事一样,第一时间领到公司发的福利——价值500元的京东礼品卡。所不同的是,在京同事领到的是实体卡,而她领到的是公司财务通过QQ发来的电子卡。在她看来,电子卡方便、实用,符合行业发展趋势。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使抛开“送礼神器”不谈,电子预付卡在带来快捷便利的同时,也“继承”了实体卡的一些“毛病”。例如,购卡可以开发票,企业可用来冲抵收入、减少纳税,机关单位可突击花掉未用完的预算,而经办的采购员也有可能得到商家相应的“返点”。  对此,专家建议,除尽快将电子预付卡纳入相应“管理办法”外,还应扩大监管范围。不仅购卡实名,用卡也要实名;不仅要限制单卡金额,还要从真正意义上限制单卡销售数目等。  专家进一步指出,电子预付卡毕竟只是工具和手段,纠正不正之风、治理腐败的着力点还是应该在“人”身上。只有“管住人”,才能从源头上解决问题,让电子预付卡充分发挥刺激消费、便民服务的积极作用。  如何“管住人”?受访专家普遍认为,应从教育、监督、惩治等多方面下功夫。  具体而言,通过思想教育,提高党员干部廉洁自律意识,使其破除侥幸心理,自觉抵御各种形式的送卡、送礼;重点加强对主要领导干部和人财物管理等关键岗位的监督,防止权力失控、决策失误、行为失范;加强制度建设,压缩权力寻租空间,通过公布权力清单、主动接受监督等措施,真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加大问题查处力度,始终保持“零容忍”姿态,对公款送卡送礼、变相行贿受贿以及回收、倒卖等行为,一经发现,严惩不贷。  “说到底,电子预付卡与实体卡只是介质不同、载体不同,没有本质区别。”一位专家表示,“八项规定对‘卡腐败’的震慑作用显而易见,我们有理由期待,在各方共同努力下,随着八项规定落地生根,电子预付卡远离腐败、回归本色。”  本文发稿时,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京东商城旗下第三方支付公司已向人民银行提交《支付业务许可证》增报申请并获受理。对于规范电子预付卡管理而言,这无疑是个好的信号。

导读:礼品的分量——究竟该送多少钱的礼品合适呢?低了,达不到送礼的效果,而高了,则可能超过了送礼者的意愿,因为送礼者受其收入水平和消费预算的硬约束。  【中国礼品网讯】礼品的作用,在于表达某种情意和人情,对于人们维系某种社会关系或结成某种交换关系,起着重要的作用。本来,情意是无价的,不可定量的。但是,人们对待不同的人所表达的情意分量,又的确是有差异的。例如,人们对恋人的情意分量,肯定超过对一般同学的情意分量。尽管二者是不可比的,二者间的情感强度却有明显的不同。显然,情意的分量,是因人而异的,是相对的。  既然礼物是为了表达情意,那么,它也就应该表达出情意分量的相对差异。例如,就某个受礼者来说,送礼者对受礼者的情意,是通过受礼者所收到的各个送礼者之间的礼品分量的比较而相对地显示出来的。送礼者的礼物分量越重,所表达的情意分量,相对于其他送礼者来说,也就越重。  问题的关键之一是,礼品的分量——究竟该送多少钱的礼品合适呢?低了,达不到送礼的效果,而高了,则可能超过了送礼者的意愿,因为送礼者受其收入水平和消费预算的硬约束。  问题的关键之二是,实物型礼物的分量大小在许多情况下常常不可比,或者比较起来比较困难,一是由于实物之间可能类别不同(如:一只鸡和一瓶酒的分量孰重孰轻);二是受礼者的喜好程度也不同。于是,为了找到实物型礼物之间的可比性,人们常常不得不把礼品折算成现行的市场价格。一般来说,价格越高的礼品,情意分量相对就越重,价格越低的礼品,情意分量相对就越轻。  既然实物型礼物的情意分量必须折算成价格才可以衡量出来,那么,这已经意味着礼物已经、而且可以定量化了,也就是说,可以通过货币来取代了。而用现金取代实物成为礼物,不过是省略了将实物折算成价格的过程,直接以货币单位来表达情意分量。这样,礼金作为一种数字符号,充当了人情关系计量器的作用。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某些场合的实物型礼品逐渐演化成为货币型礼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