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教师节刚过,“教育大计、教师为本”的礼赞犹言在耳,却爆出班主任因未收到礼物而雷霆咆哮之事,虽属极端个案,其间亦折射着值得探讨的公共价值。  【中国礼品网讯】近日,哈尔滨一女班主任因教师节学生未送礼物,训斥学生一节课,随后学生凑钱贴班费为其买礼物。该县教育局通报称,已令涉事班主任退回礼金礼品,撤销其班主任职务停止教学工作。此外该班主任与校长均行政记大过处分。(9月14日《南方都市报》)  因为没收到教师节的礼,活活将学生训斥了一堂课。言语鄙俗、姿态彪悍,舆论普遍认为,此举与“记大过”的罚单相比,已经算得上是小惩大诫。教师节刚过,“教育大计、教师为本”的礼赞犹言在耳,却爆出班主任因未收到礼物而雷霆咆哮之事,虽属极端个案,其间亦折射着值得探讨的公共价值。  该不该送礼?从公共理性来说,这本来不是个问题。教育部门耳提面命多了,老师们也做足了面子上的承诺。今年7月份,教育部还专门出台了6条禁令,禁止教师以任何名义收礼,狠刹教师失德收礼的不良风气。但这样的禁令,显然也不具备多大的可操作性。因为“送”与“被送”的,基本是利益共同体——除非为了“钓鱼”,谁会一边给孩子的老师送礼、一边去实名检举?这就像一线员工的加班费一样,谁也不会“因小失大”,顶多敢怒不敢言。  于是,有人批判家长的投机心理,以礼物为润滑剂来指望老师“特别关照”。这话说得没错,家长与老师之间的“礼尚往来”,永远是单边关系,属于权力资源的赎买。主动投其所好的,是为了孩子好;被迫随大流的,还是怕被老师记恨着。真正的问题是,如果不能约束教师在职务行为中自由裁量的权力,又如何能禁绝送礼的冲动呢?  有媒体对广州的家长进行民意调查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家长称会给老师送礼。这样的数据,以生活经验来看,并不算神奇。值得追问的是:教师节过去,又有几个老师因为送礼而被禁令吓唬住的呢?前几日,江苏扬州一位疑似幼儿园老师甚至还在网上炫出家长送大闸蟹,直言“更喜欢人民币”。真相也好、高级黑也罢,都反映了一个心照不宣的事实:在约束教师收礼层面,制度与监管所秉持的“不诉不究”原则,基本被现实所归谬。  教师工资高不高,跟送不送礼是两个议题。道德诘责之外,亟待反思的是:家长为什么不敢不送礼?这个问题于今天观之,已经有了最鲜明、最准确的答案:她敢“训斥一堂课”、你敢不送礼?这话当然不是要对倒霉的班主任落井下石,而是在教育自由裁量权无限大的语境下,若不能约束好执教者挟私报复的“合法伤害权”,家长又如何能心安理得地不去送礼?这才是历年来,送礼之争难以破题的关键。  一堂课怎么上,家长不知道;体罚还是心罚,孩子不说或不能分辨,家长还是不知道。监督这回事,对于教育而言,基本是“家务”。这是家长选择送礼求个心安的根本所在。古人有言,“国将兴,心贵师而重傅。”但要真正让教师职业风清气正,职务行为透明、外部监督有效,才是有效之举。

导读:之前曾有报道“超市收银台有人利用购物卡进行套现”的新闻,大伙都很疑惑,这些人是哪里的来的,他们的购物卡又是哪里来的呢?  【中国礼品网讯】之前曾有报道“超市收银台有人利用购物卡进行套现”的新闻,大伙都很疑惑,这些人是哪里的来的,他们的购物卡又是哪里来的呢?有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些购物卡,大都是西安市内的一些礼品收购门店收购来的,今天记者对西安市的一些礼品回收公司,进行了调查。  新闻回顾:西安一超市现”套现族”  记者首先找到了西安南郊的一家礼品回收铺子,不大的铺子里,居然只有一个14、5岁的少年在看门店,得知记者手上有面额为1000元的购物卡需要套现,他熟练的向记者报起了价。  男孩:“八折,最多八三折。”  记者:“就是说1000块的卡,你给我800,最多830?”  男孩:“恩。”  您听到了么,若是这1000块钱的卡经过这第一道套现,记者最多只能拿到830块钱,当记者继续追问这礼品回收的行情怎么样的时候,孩子以大人不在为由拒绝了记者的追问。随后记者又在西安市南稍门南郭路上找到了一家礼品回收门市部,这里的价格则更低,最多只愿意支付记者800元。但是说起这购物卡回收的生意,老板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老板:“多么,肯定多,你像这送礼的,还有什么领导收来的购物卡,很多都会拿来(套现)。”  老板告诉记者,他们这一行也是有行规,像购物卡就会因为超市规模已经分情况来区分,分布越广、越大的超市,收购价格则越高。不过老板也坦言,今年以来,他们的生意,确实不如往年。  老板:“也不行了,现在查的严。”  随后记者又在西安市内寻找了几家这样的礼品回收门店,发现他们大多分布在一些老的居民区或者小的道路上,并且超市购物卡,商场购物卡,高档烟酒都会回收套现。记者粗略的算了一笔账,卖卡人经过第一次的套现,可以拿到8折左右的现金,而这些礼品回收公司若是将这些卡拿去超市收银处进行套现,则几乎可以收获不打折的现金,拿一张1000元的购物卡,卖卡人套现得到800,而老板拿去超市套现则几乎可以拿到1000元,若是雇上几个人,每人拿上几张卡一起套现,刨去人工,一天套现几千甚至上万元,完全不是问题。就是这样一张普通的购物卡,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套现,卖卡人把卡换了钱,老板通过差价赚了钱,这样一条卖卡套现的利益链条,难道就不会成为某些人送礼受贿的工具么?

导读:情人节、女朋友生日,怎么给她们挑选礼物?这一个让无数男生头疼的话题。而达令礼物店正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做为从时尚媒体YOKA中诞生的纯移动电商平台,他们如何破解时尚移动电商?  【中国礼品网讯】情人节、女朋友生日,怎么给她们挑选礼品?这一个让无数男生头疼的话题。而达令礼物店正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做为从时尚媒体YOKA中诞生的纯移动电商平台,他们如何破解时尚移动电商?  “达令是一家100%纯移动电商,我们与传统的PC端电商有着本质的不同。”近日,达令礼物店副总裁王西接受新浪科技等媒体专访时表示,“移动端后边每个都是活生生的人,我们知道自己把货卖给谁了,而PC端只是一个ID号码,只知道卖到哪个区,收货地址、收货人,这让两种电商的玩法非常不同。”  在王西看来,虽然达令也有网站端,但是主要是以展示为主。手机用户更年轻,与PC端相比转化率要高。“另外,我们也要抓住90后的消费心理,他们想表达自己,喜欢与众不同,更倾向于选择一些在国内看不到的商品,这也决定了我们品牌的调性。”  王西透露,达令礼物店几乎所有的产品都是从国外进口或者国外品牌在中国生产的,而达令拥有大量买手在全球挑选各类时尚礼物,其中大部分布在美国和欧洲,覆盖家居类、包袋类、配饰类等商品。“达令是从中国最大的时尚门户YOKA中国中分拆出来的,而YOKA也是达令的重要股东之一,因此达令对时尚方面的理解十分深刻。  据悉,达令礼物店项目是从YOKA内部孵化出来,尝试将时尚和电商进行结合。目前,达令已经获得了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YOKA的母公司IDG,以及国内知名投资机构红杉资本等。  王西表示,下一步达令会继续把礼物这个品牌做大做强。“礼物是非常讲求个性化定制的商品。他举例说,达令的包装外层的飞机盒都是经过个性化设计,盒盖和盒体是随机搭配的,用户每次拿到的飞机盒图案都不尽相同。另外,每个月达令都会设置不同的主题,为用户额外赠送各种小礼物,本月的赠品就是带胡子图案的包装纸和小便签。”  在销售渠道上,王西表示,达令不仅仅通过自有移动平台售卖,而且同步入驻了天猫、京东等各大电商平台。针对不同平台的特点我们采用了不用的入驻方式,例如在天猫上,达令就开设了两家店铺,一是达令心潮”,还有一个是“达令家居旗舰店”。而在京东上,主要是入驻京东自营平台。  “我们希望用户在购物的过程中能把更有幸福感,不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而是一个充满幸福感的时尚之旅,因此达令会从这个角度出发做各种保障。”王西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