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经济不景气,又连番出现食安问题,相比以往,今年的选举气氛其实有点冷。不过,距离年底首次“九合一”选举还有几十天,各候选人依然要将拜票拉票的戏码使出,其中,给选民“送礼”似乎必不可少又玄机多多。  【中国礼品网讯】走在台北街头,不时会有市议员候选人的大幅艺术照闯入眼帘;巷弄之中,偶尔会有人走过来,递上印有候选人头像的纸巾并告诉你:“我是某某候选人的志工,恳请投票支持。”  当地人吴先生告诉本报记者,经济不景气,又连番出现食安问题,相比以往,今年的选举气氛其实有点冷。不过,距离年底首次“九合一”选举还有几十天,各候选人依然要将拜票拉票的戏码使出,其中,给选民“送礼”似乎必不可少又玄机多多。  “送礼”不能超过30元  谈到今年候选人的“送礼”,台北的王妈妈饶有兴趣。“有候选人送了黄色小鸭的笔,还有猫熊图案活页夹,我女儿好喜欢。像我这样的婆婆妈妈们,更爱口罩、牙膏、洗碗布、开罐器、刨刀、环保袋、挂勾等日用品。”还有的候选人为争取年轻族群,走“有声路线”、送电子文宣制品。  候选人“送礼”投其所好,发送方式也接地气。近来,不少里长、镇长候选人周末到各个市场摊位请托,把各类文宣制品送到买菜或卖菜的选民手中。  选举前的拜票、宣讲竞选理念自然少不了,但能否送出选民喜爱的文宣制品,各候选人也都十分看重。博感情、争选票,台湾选举中的“送礼”文化由来已久也有年代变迁。  最初的“送礼”,多是现金输送。因此,贿选也成了台湾选举难以摆脱的阴影。  早期的候选人会直接送钱给选民,名义是“走路工”、“车马费”;之后,又出现了以招待旅游、送餐券、提货单等较为隐蔽的送钱形式;1992年“立委”选举时,有候选人更是发明了“选举六合彩”买票,选民签赌,一旦候选人当选,就给付10倍至30倍的赌金,对多数选民绝对是极大刺激。  凡此种种,无非都是想“买票当选”,使得有关部门对此防不胜防。更有甚者,贿选与黑道联手,形成“贿选黑金文化”,让岛内民众深恶痛绝。为此,2001年,台当局“法务部”修改法律条文,规定凡是送礼不超过30元(新台币,下同)的,便被认定为文宣品,超过即违法。  “送礼”催生文创产业  于是,如何充分利用这30元的额度巧送礼,就成了各候选人绞尽脑汁的思考。文宣品大战俨然成了选举中的另一个战场。  30元的小礼品,实用的最受欢迎。经典案例是现任国民党籍“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1995年,她参选“立委”时,设计出一个印有她照片、可挂在腰上的扁平矿泉水,且水瓶可反复利用。该礼品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民众争相到其竞选办公室索取,洪秀柱最终高票当选。20年来,每逢选举,这种扁平水壶仍被不少候选人选用,也是选举中最受欢迎的文宣赠品。  “礼品”也被细分。候选人选择针对不同群体派发礼品。洗碗槽用的滤网、削皮器等,最能打动婆婆妈妈选民;而在文教区和商业区,圆珠笔、面巾纸是上班族的最爱。  当然,要想给选民留下特别印象,创意也少不了。有岛内学者认为,正是台湾选举中的“送礼”文化,催生了台湾的文创产业。怎样把批发价3元一支的笔、一元一包的面巾纸做得有特点,使其成为创意产品,也给文创业者开辟了一个施展空间。有台北市议员候选人对本报记者说:“要靠有特点的文宣品给选民留下特别印象,到投票日他们才能不忘记我的名字。”  无论是30元的随手礼,还是公开出售的选举商品,无疑都在一定程度上让选民看到了候选人的特质,也构成了台湾选举文化中极为有趣的风景。然而,“送礼”创意可以笑纳,但在选战的拼杀中,候选人的胜负去留,最终还要取决于他们可以为选民端出怎样的政策。

导读:近日,深圳一清洁公司的节日送礼名单被曝光,发帖人指该公司“长期靠拉拢腐蚀诱惑政府干部、街道干部及评标专家等暗箱操作获取项目”。  【中国礼品网讯】近日,深圳一清洁公司的节日送礼名单被曝光,发帖人指该公司“长期靠拉拢腐蚀诱惑政府干部、街道干部及评标专家等暗箱操作获取项目”。该份名单涉及各街道办、城管局、环卫处、河道管养、地铁集团、人资局、信访办等20多个大小部门。有评论说,“收你钱财,给你关照”,这份名单折射出的正是部分基层执法者与企业间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我以为,一个清洁公司节日送礼之广,除政府多个部门外,还包括律师和相关专家,共计248人之多。送礼对象如此面面俱到,也折射着“潜规则”在当前社会具有普泛性。不给钱不办事,给了钱乱办事”的现象,不仅表现在企业与一些政府部门之问,同时也出现在与其他有关人员上。比如公司要达标,需经过评标专家评定,就得向这些专家送礼,以求得到关照。公司免不了会碰到纠纷,需要律师疏通关系,尽管按规定有律师费,但为得到特别关照,未雨绸缪,逢年过节也当上贡。总之,只要这个人手中的权力可能影响公司企业的,不论是行政权力,还是其他的权力,诸如评审权力、调解权力等,那些心术不正,企望通过拉拢关系求得生存发展的企业,就都会积极地去烧香。流风所及,使得社会上不正常的送礼成风。“收你钱财,给你关照”,成了一种歪风邪气的“潜规则”,它几乎侵蚀着各行各业的人。听说有个家庭主妇长袖善舞,以同样的价钱总能买到最新鲜最紧俏的商品,其秘诀就是以送礼的方式,与营业员搞好了关系,得到了照顾。这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一种权钱交易。有权的人并不限于公务员,各行各业的人,只要从事一种职业,都有相应的权力,只是不同于行政权,而是特定的专业权。即使是一个卖菜的,也有卖什么不卖什么给你的权力,一个看门的,也有让你进不进大门的权。  正因为权力广泛地存在于人们手中,每个人都可以运用自已手中的特定权力很好地为人民服务,但如果是热衷于为人民币服务,那就会以权谋私了。“不给钱不办事,给了钱乱办事”的“潜规则”是一种歪风邪气。不论是送礼者,还是受礼者,都涉嫌腐败。深圳那家洗洁公司通过送礼拉拔腐蚀干部专家获取项目,自当加强法治,依法严肃查处。其送礼对象之多之广,大家都笑纳了,并无拒绝者,则昭示我们还要认真注视这一歪风邪气的普泛性,它在相当程度上已成为一种社会生态,不利于形成风清气正、吏治清明、公平正义的社会环境。这表明尽管群众路线教育活动已经取得很大成绩,但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官员干部要不断带头改作风、反腐败,各行各业的人也当认真改作风、反腐败。

导读:魔漫制作推出了一款可以与马云一起敲钟的漫画模板。图为马云和魔漫创始人之一黄光明。今年9月,在社交网络红极一时的魔漫相机宣布完成了A轮数千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阿里巴巴。  【中国礼品网讯】魔漫制作推出了一款可以与马云一起敲钟的漫画模板。图为马云和魔漫创始人之一黄光明。  今年9月,在社交网络红极一时的魔漫相机宣布完成了A轮数千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阿里巴巴。事实上,魔漫相机最红的时候是在去年年底,这家“爆红过后”的公司为何还被阿里看中?  这个只有60人的小团队,获得了数千万美元之后,目前并没有大规模扩张的计划。公司创始人之一任晓倩告诉记者,魔漫下一步将建立商业化的生态系统,布局礼品定制行业,此外还希望进行更多的海外推广。  目前,全球有数万小店主在做魔漫相机的周边生意,淘宝上就有很多,未来魔漫希望与这些小店主建立上下游的关系。阿里的投资,或许与魔漫这样的生态系统有关。新京报记者
郑道森  爆红过后
“头像软件”变绘画工具  魔漫相机最火爆的时候是去年11月,魔漫相机上线的第4个月,这款软件迎来了用户增长的最高峰,单日新增用户325万,3日新增用户超千万,最多的时候,每天通过这款软件生成1.2亿个头像。  不久之后,一款叫“脸萌”的头像软件开始风靡社交网络。一阵风之后,微信上又开始流行起在头像的右上角添上一个红色的数字……  魔漫相机再一次获得媒体大规模曝光是在今年9月,就在阿里赴美上市前夕,这家公司宣布获得了阿里数千万美元的融资,魔漫甚至制作了一款与马云一起敲钟的漫画模板。  在此时获得投资,也引发了投资圈的热议。一款现象级的应用软件“爆红过后”,打算如何保持活跃度?未来的前景又在哪里?  “我们的用户数量一直在平稳增加,去年年底有1亿的注册用户,现在已有1.6亿。”魔漫相机创始人之一任晓倩告诉新京报记者:“或许现在并不是每个人都在朋友圈发图,但后台数据显示,每天活跃用户数(DAU)依然是千万级别。”  “社交属性的图片应用的确有爆红的可能性。”任晓倩说,但爆红可遇不可求,很难成为一个长期的状态,因为“很多用户只是跟风,并不是你的目标用户”。  那么,什么样的用户才是魔漫认定的“目标用户”?在魔漫看来,这应该是文化水平偏高,能够用图像去表达的人。  根据魔漫的市场调研,如今魔漫相机的用户中,三四十岁的用户忠诚度最高,90后的活跃度相对较低。  在魔漫的定位中,这并非一款“头像软件”,而是一款帮助用户拥有绘画能力的工具软件,对标的产品并非“脸萌”,而是美图秀秀、手机壁纸等工具类App。  魔漫的发展思路,与和它类似的一款图片应用“脸萌”截然不同。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脸萌的创始人郭列表示,目前团队正在开发其他新鲜的东西来吸引年轻用户。  礼品定制成商业化方向  对于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选择线下礼品定制作为未来的商业化方向颇为罕见,魔漫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或许与创业者的“基因”有关。  在开发出魔漫相机这款应用之前,任晓倩和她的合伙人黄光明的创业项目就是定制礼品,他们的公司最多曾有上百名插画师,为客户定制个性化的礼品,当时他们的产品就是个性化的杯子、相框等等,但图案都是由插画师手绘而成。  创业几年后,公司开始开发计算机合成的漫画技术,2010年,这家公司曾与上海世博会合作,为世博参观者定制“世博护照”,参观者在魔漫的机器前拍照,几秒钟之后,漫画风格的头像就会自动生成,并且印在世博护照上。  “当时的价格是60元一本。”任晓倩说:“如果魔漫一直在线下,可能现在已经做到了一年千万级别的现金流。”但最终,公司选择了开发互联网产品,这个重要的转折,为魔漫在移动互联网上的爆红提供了可能,也成为公司高估值的基础。  “以前用户打开软件就拍照,一天可能拍7到15张。现在用户使用的频率比以前要低一些,但依然有大量用户在使用它。”任晓倩表示,未来,魔漫相机的战略是商业化和国际化。其中,商业化的重要一步是线下的礼品定制。  如今,在淘宝上搜索魔漫相机,能看到不少通过魔漫相机给用户定制礼品的淘宝店铺。三亚一家海景酒店甚至推出了漫画主题房间,而这一切的商业应用,没有一个获得了魔漫的官方授权。  根据魔漫的估算,全球有数万小店主在做魔漫相机的周边生意,魔漫相机几乎衍生出了一个生态链。“未来,我们希望跟下游的这些商家合作,跟这些小店成为上下游的关系。”任晓倩说。  在魔漫的规划中,未来下游的商户将可以使用魔漫输出的高清图像,从而为用户提供更加清晰,更加丰富的定制礼品。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此次阿里投资魔漫,或许就是对魔漫相机未来商业化的看好,以及完善阿里产业链的考虑。  事实上,在接受阿里投资前,魔漫曾与腾讯走得更近,魔漫相机最初的火爆就是在腾讯的微信平台上,这之后,魔漫还与腾讯的微视进行官方合作。  魔漫爆红之后,众多投资人找上门来表达投资的愿望,其中就包括腾讯。但最终,魔漫相机还是接受了阿里的投资。魔漫的另一位创始人黄光明介绍,阿里拥有的大量B端(商户端)资源,将有利于魔漫来开展线上的礼品定制业务。  被动开启的国际化  去年,早在魔漫相机还未推出英文版时,这款名为“Mo
Man Xiang Ji”的App就已经在多个国家的App
Store中风靡。当时魔漫的下载量在美 国App
Store一度排行第六。  此外,在App
Store上还出现了不少魔漫相机的衍生软件,例如魔漫教程、魔漫抓图等等,还有软件特地将魔漫相机的中文翻译成当地语言。  去年11月,魔漫相机的英文版“Moment
Cam”发布当月底,就在俄罗斯、尼泊尔、科威特、以色列、斯洛文尼亚、菲律宾等38个国家的App
Store中排行第一。  去年12月,魔漫相机联手微信国际版Wechat开始海外推广,并推出曼德拉、卡梅伦等主题漫画,2014年1月底,魔漫相机在日本、韩国的App
Store排行第一,今年2月,魔漫相机风靡墨西哥、哥伦比亚、委内瑞拉等南美市场,在美国免费榜上一度超越Snapchat。  但直到最近,魔漫相机才开通了Facebook的官方账号,公司目前为止也仅有2名海外员工。  事实上,不少中国互联网产品都有过国际化的经历。而互联网产品的国际推广,已成为不少互联网公司的必修课。  与奉行免费的中国互联网市场不同,不少互联网产品在海外市场通过收费模式挣到了真金白银。“也有海外的用户给我们写邮件,说你们这样的产品就应该收费,否则大家会怀疑你们背后的目的是什么。”任晓倩说。  她对新京报表示,融资完成之后,魔漫将尽快进行全球布局,并且可能在国际化上与阿里进行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